說起草原,我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、因為我沒有真正的去過草原,不知道她究竟有多么的美。記得在《非誠勿擾》里看到一個男嘉賓提到,他現在唯一的愿望就是能在內蒙古草原上騎馬。而提到這一點時,主持人孟非說:“去內蒙古旅游要去草原的話,離內蒙古首府呼和浩特最近的要算是希拉穆仁草原了”。

 

而我想著,以前沒到過內蒙,對那詩歌特別是蒙古人民的民歌所描述的藍天、白云、綠草、羊群有著深深的向往。當我真的來到來到大草原時才體會到那些歌頌草原詩歌的內涵。我決定和男友一起踏上這令我們向往的旅途。我在網上查了一些關于呼和浩特旅游的相關信息。最后我們選擇了希拉穆仁草原2天的線路。

 

希拉穆仁,蒙語,意為黃色的河,又名召河,因在希拉穆仁河邊有處清代喇嘛召廟普會寺而得名。寺院原為呼和浩特席力圖召六世活佛的避暑行宮,建于乾隆34年(公元1769年),寺內三重殿閣,雕梁畫棟、頗為壯觀。它是草原上眾多廟宇殿堂古跡之一。普會寺座北朝南,長方形院落,院中排列著三重殿閣,為漢藏混合結構。兩層樓閣,造型優美,莊嚴宏偉。在草原腹地能見此殿宇,足以使人驚嘆200多年前蒙漢能工巧匠的技藝。

 

從呼和浩特出發,翻過陰山,車行大約1.5小時,到了我們草原之行的首站希拉穆仁大草原。我們的旅游車快到草原時,當地熱情的迎賓馬隊已經在夾道歡迎了。每一位下車的游客都被視為貴賓,熱情好客的蒙古人手捧潔白的哈達,精致的銀碗里盛滿了草原美酒。我照著導游教的方法,接過酒杯,用右手的無名指蘸酒先向上彈敬天,再向下彈敬地;然后蘸了一下額--敬祖先,最后將酒一飲而盡。感覺有一團火從喉嚨蔓延到胃里,如此熾烈的不光是美酒,還有蒙古人的熱情好客。喝完迎賓酒,當地人向來賓獻上潔白的哈達,歡迎儀式才算完成。

 

       眼前的希拉穆仁草原就屬于荒漠式草原。所以這里的草場沒有像詩詞里面寫到的“天蒼蒼、野茫茫、風吹草原現牛羊的那種感覺”。但是很遼闊,心情特別的舒暢。

 

到了中餐的時間,我們品嘗內蒙古的特色風味餐——手扒羊肉之后,我們下午騎著“蒙古馬”(傳說是成吉思汗西征時坐騎就是蒙古馬,耐力很強)去蒙古人家做客,祭拜了“敖包山”(蒙古人祭天的地方)。

   

    騎在馬背上,悠閑地在草原上蹓噠,用一句時尚的句子——這種享受是全方面、立體的,呵呵。呼吸的是雨后清新的空氣;眼前是綠如青蔥的草場;頭頂是略有陰沉卻絕不沉悶的藍天,太陽在云層中跟我們玩著捉迷藏;一路上是同伴的歡聲笑語。

蒙古族被稱為馬背上的民族,他們崇拜狼圖騰,他們視狼為祖先,因為狼的聰慧、團結和軍事天賦。幾千年前,蒙古人就是在馬背上統一中國,甚至將中國的版圖擴到歐洲,為中國歷史留下了許多輝煌的篇章。一切都已遠去,只有美麗的大草原從未改變,依舊用她寬廣的胸襟養育著淳樸的草原兒女。人們用特有的馬頭琴伴著悠揚的蒙古長調,用精彩紛呈的蒙古摔跤,用象征純潔的奶酪,沉淀著過往的記憶,淺唱低吟英雄、美人以及馬背上的故事。

 

晚餐過后,我和男友牽著手,漫步在草原上,微風吹來,飄來淡淡的草香。草原晚上的天空特別的高、星星特別的繁多。我們偶爾聽到牧民唱的蒙古曲調,心里面熱乎乎的。感覺到了草原人民的純樸、熱情。這一刻,我是最幸福的,我緊緊的抱著男友的胳膊,抬頭仰望著天空,許下一個心愿……

 

篝火晚會馬上就要開始了,首先主持人以一首《陪你一起看草原》開場,中央點著一堆很高很旺的“圣火”,據說在火堆著轉三圈可以了去所有的煩惱。接下來一位馬頭表演者演奏了一曲《萬馬奔騰》,在草原上聽到這樣的琴聲,真可謂是天籟之音,我深深的被陶醉了……

 

最后輪到我們游客互動的時候,天馬導游帶著大家一起跳起了蒙古族的傳統舞蹈——安代舞……

    草原日出

    清晨四點半,太陽還沒有出來,天空還有最后一層暮色沒有褪盡,視線被籠罩在這深藍色的憂郁里,天地間渾然一體,蒼蒼茫茫。昨天還在向觀眾作最后的謝幕,依依不舍,欲說還休,今天卻躊躇滿志,噴薄欲出。

    慢慢地,東方的地平線已經能看到金色的光芒,流光溢彩,剛才還十分蒼白的云層,馬上就熠熠生輝,鮮紅、橙紅、淺紫、淡藍、亮黃……七彩的陽光扮靚了云層、照亮了大半個天空。

 

這次內蒙古希拉穆仁草原之旅給我留下了美好的回憶,最后我要感謝謝內蒙古天馬旅行社為我們安排了這次美好的旅途。讓我真正的體會到草原的美妙之處。就如騰格爾的一首歌中所唱到的“藍藍的天空,清清的湖水,綠綠的草原,這是我的家,我的天堂……”